屡次借用账户搞内情买卖?齐翔腾达控股股东被罚超千万!

屡次借用账户搞内情买卖?齐翔腾达控股股东被罚超千万!

齐翔腾达控股股东内情生意一事尘埃落定,以大额罚款收场。但是,“雪松系”卖子一事仍面对阻力。<\/strong><\/p>

6月19日晚,齐翔腾达公告,接到控股股东齐翔集团告知,得悉齐翔集团等相关当事人收到山东证监局下发的《行政处分决议书》,齐翔集团被罚没1028.55万元。受此音讯影响,6月20日,齐翔腾达收跌2.05%,报8.14元/股,总市值231.4亿元。<\/p>


<\/p>

借用账户内情生意<\/p>

齐翔集团被罚的缘由系内情生意股票。经查明,2013年9月2日至2015年11月27日、2014年4月29日至2015年11月27日,齐翔集团别离借用“淄博九圣化工有限公司”账户和“丹东明珠特种树脂有限公司”账户生意“齐翔腾达”、“双杰电气”等九只股票,累计成交金额4.04亿元;融券回购和融券购回“R-001”“GC001”,累计成交金额99.09亿元;生意“齐翔转债”累计成交金额3547.16万元;生意“融通军工”基金累计成交金额1142.31万元。<\/p>


<\/p>

上述借用账户生意事项由齐翔集团时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车成聚决议计划,资金来源于齐翔集团。<\/p>

另经查明,齐翔集团、车成聚及周洪秀作为公司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山东齐鲁科力化工研究院有限公司股权事项的内情信息知情人,在内情信息灵敏期内,经过齐翔集团操控的“淄博九圣化工有限公司”账户,生意“齐翔腾达”39万股。<\/p>

上述生意由齐翔集团时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车成聚决议计划,时任董事周洪秀担任履行,合计获利257.14万元。<\/p>

山东证监局决议,没收齐翔集团违法所得257.14万元,并处以771.41万元罚款;对车成聚、周洪秀别离给予正告,并别离处以20万元、15万元罚款。<\/p>

齐翔腾达表明,本次《行政处分决议书》触及的被处分主体为公司控股股东及相关当事人,并非上市公司,不会对上市公司日常运营形成影响。到公告发表日,公司生产运营及新项目建造一切正常,上述事项未对公司生产运营形成影响。<\/p>

事实上,早在上一年11月,齐翔集团就因涉嫌内情生意被中国证监会立案查询。本年3月10日,齐翔集团收到山东证监局下发的事前奉告书。依据相关规定,这将导致齐翔集团六个月不能直接转让上市公司股权。<\/p>

雪松信任兑付逾期<\/p>

作为“雪松系”一员猛将的齐翔腾达,成立于2001年,2010年5月登陆资本市场,公司坐落在山东淄博,首要事务有化工制作及供应链办理两大板块,主营产品包含甲乙酮、顺酐、丙烯、甲基丙烯酸甲酯等。<\/p>

2016年11月,雪松控股经过旗下子公司君华集团(现雪松实业)与车成聚等48名自然人签定股权转让协议,作价48.18亿元,受让后者持有的齐翔集团80%股权,直接获得齐翔腾达41.9%的股份,一跃成为新任控股股东。这也是“雪松系”掌舵人张劲在资本市场的首秀。<\/p>

但风景往后,等候雪松的是兑付危机。<\/p>

本年1月30日晚,雪松控股宣布致歉信,称受财物特性、生意价格、生意流程等各种因素影响,财物处置及回款计划未能依照预期计划执行;而且因接近新年,公司外部和谐资金的尽力,也未能获得实质性作用,致使原定应于1月底完结的兑付无法完结。有媒体计算,2019年到2020年,雪松控股旗下雪松信任接连发行42只“长青”系列信任计划,产品总规划超200亿元。2月10日,一段投资者集合于雪松控股总部维权的视频在网上撒播。<\/p>

不过,雪松信任于2月17日发文,对200亿规划的预期项目予以否定。齐翔腾达彼时回复深交所称,雪松控股及公司实控人正就逾期产品的兑付采纳活跃处理办法,并就兑付时刻组织做出了许诺。<\/p>

太盟欲入主<\/p>

但传言从张劲的“卖子”动作中得到少许印证。<\/p>

3月17日,齐翔腾达公告,接到控股股东齐翔集团及其共同行动听雪松实业告知,齐翔集团、张劲、雪松实业与太盟子公司PAGAC签署结构协议。依据约好,PAGAC将向雪松实业供给融资及流动性支撑,而且能够要求接受雪松实业持有的齐翔集团股权。<\/p>

指定雪松实业作为PAGAC的生意对手,意在躲避齐翔集团“6个月不能直接转让上市公司股权”的处分。<\/p>

生意分两步走,其一,PAGAC将赶快促进PAGAC的关联方、相关金融机构或其他第三方依据结构协议经过托付借款和债务购买,向雪松实业或其指定的关联方供给总额为42亿元融资;其二,PAGAC展开尽职查询,并在4月30日之前告知其他各方是否有意推动潜在购股生意,各方则在告知后15天内完结股权转让协议的签署,购买价格原则上不超越83.5亿元。这将促进齐翔腾达实控人产生改变。<\/p>

彼时齐翔腾达并未泄漏详细的股份转让份额,时至5月13日,公司回复年报问询函时指出,齐翔集团、雪松实业以及实控人张劲于4月28日收到PAGAC的告知,PAGAC对查询结果满足,并有意推动购买其持有的悉数齐翔集团股权的生意。而生意各方没有签署正式的股份转让协议。<\/p>

雪松实业持股齐翔集团80%,直接操控齐翔腾达41.9%的股权,若83.5亿元为PAGAC受让41.9%股权的悉数价值,其受让单价则为7.01元/股,较最新市价8.14元/股折价13.88%。<\/p>

转让协议迟迟未能签定,在于控股股东所持股份正处于高份额质押和冻住状况。到6月18日,齐翔集团及其共同行动听雪松实业、广州君凯累计质押的股份数占其持股数量的86.52%,累计被司法符号和司法冻住股份数占其持股数量的99.58%,累计被轮候冻住股份数占其持股数量的181.07%。<\/p>

齐翔腾达董秘办人士告知《世界金融报》记者,“生意还在进行傍边,各方正在参议股权转让的详细计划。”<\/p>

二级市场上,齐翔腾达阅历大幅回调,自上一年9月23日升至14.68元/股高点后,一路震动下行,回撤起伏达44.55%。<\/p>

齐翔腾达也相同遇挫,一季报显现,公司2022年一季度完成营收79.27亿元,同比削减8.89%,归母净利润5.56亿元,同比削减16.64%。<\/p>

责任编辑:王丽颖 孙霄<\/p>